青春遠征者周曉輝:離開軍營在“一號哨位”繼續站崗

2019-09-27 09:47   來源:鳳凰網歷史

  導讀:

  70年風雨歷程,我們不應該忘記有這樣一群人,是他們浴血奮戰,用不屈精神點亮中國未來;是他們駐守邊疆,用青春年華堅守祖國疆土;是他們搶險救災,用血肉之軀守護人民家園。無論身穿還是脫下軍裝,這些心懷家國的熱血英雄始終不改初心,不改本色;不同舞臺,不停沖鋒。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鳳凰網聯合小糊涂仙酒業連載“致敬老兵”系列功勛人物英雄事跡。在歷史洪流中,我們找到這些共和國滄桑巨變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感受他們退伍不褪色、繼續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的本真生活。這些有力量的故事既屬于他們個人,也屬于這個偉大的時代。

  文丨時令

  “我狼狽地走下軍列,冰城的第一口空氣像一塊冰卡在了我的嗓子眼兒。那時的冰城還在夜幕中沉睡,街燈被凍得縮成一團,我沒有來得及看清它的樣子,就被拉到了山里接受打磨——從一個學生變成一個新兵蛋子。”

  周曉輝在后來的新書里用細膩又凜冽的文字記起這次經歷。發自北京的k1301次列車, 在2011年12月13日凌晨4點,將他帶到冰城哈爾濱。這是他的士兵故事的開端。

  一個名牌大學的在校生,青春正好的年紀,中斷學業去當兩年兵,多少人能如此選擇?

  如今是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研究生、北京市優秀退役大學生士兵的周曉輝就是這極少數人中的一員。今年的前不久,他還被評為“全國模范退役軍人”。

  十年前,周曉輝從新疆兵團考入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本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他成為武警黑龍江省總隊的一名戰士。服役期間,他被評為優秀士兵。在參加黑龍江流域抗洪搶險任務中,他榮立抗洪搶險三等功。

  退役后,周曉輝創辦如今頗具影響力的軍事自媒體平臺“一號哨位”,目前全網粉絲超過600萬,致力于講述軍人故事、傳播軍旅文化、傳遞軍營正能量。“一號哨位”作為一個連接點,順暢有效地助力那些心系軍營的人的溝通和對話,關懷普通的軍人以及他們退役之后的成長。周曉輝多次受邀參加中央網信辦、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組織的網絡媒體進軍營活動,頗受基層官兵的好評。

(2016年4月,給原武警警種學院學員分享求學和從軍的故事)

(2016年3月,在國務院國資委中央企業品牌沙龍上演講)

  從學生變成新兵蛋子

  2011年10月份之前,周曉輝大概都不會想到,他后來的人生會緊密地和軍人身份結合在一起。

  那時候,看似平靜的大學生活背后,卻是深深的茫然。接下來的道路怎么走?那些曾經的抱負和夢想該如何安放?“我找不到生活中的光,越想越覺得暗淡。”那天,他逃掉一節課,在宿舍睡了整整一個下午,醒來發現床上不知被誰塞了一張征兵的宣傳單。那是豁然開朗的一瞬間,他決定要去參軍,這也是很久以前的夢想,是被家中爺爺舅舅叔伯這些曾是軍人的長輩們照亮過的夢想。

  周曉輝將這個想法告訴了2個好友,三個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一致決定要去參軍。然而其他兩人一個自己半路退卻,一個因家人阻撓而放棄。唯有周曉輝態度堅決,最終父母只能默許,周曉輝從此踏入軍營。

  明明是一段“自找苦吃”的經歷,在周曉輝那里,這抽離出來的兩年卻是某種“詩意的棲居。”他下決心充分利用這兩年的每一分每一秒,讓自己更像一名軍人。

  真正的軍旅生活并不像影視劇里用蒙太奇呈現出的振奮人心和美好,它更像是緩慢的長鏡頭,混雜著艱苦、瑣屑、枯燥等等不全是讓人愉快的體驗。新兵連的4個月對周曉輝來說,如同變形記。他頂著不加修飾的粗糙的板寸頭,和天南海北不同年紀、經歷的年輕人在哈爾濱的一處山溝溝里日復一日的訓練。

(周曉輝在軍營)

  他對鳳凰網歷史回憶,才去的幾天,他感到有些后悔,黑龍江極度嚴寒的氣候,從未體驗過的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溫,對他是很大的考驗,開始訓練第一天,他就病倒了,高燒 39.3℃。

  這種嚴酷的考驗還有日常的各種從未經歷過的訓練。在嚴寒之下,甚至連標準的軍姿訓練他都無法忍受,“膝蓋和肩膀僵硬,腳底板麻木了,指尖被凍得沒有了知覺”。尤其是看似簡單的臥倒和匍匐,真正練起來也多次受傷,一聲令下,手、膝蓋、胳膊肘依次“沖向”地面,雪面下面尖利的石子,將方寸肌膚、堅硬的骨骼都硌出傷痕,要是姿勢不標準,用力猛了還可能導致胳膊骨折。

  他深刻感受到了“淬火成鋼”這個詞語的意思,在高溫和極寒的錘煉之下,身體和精神都會強大起來。他也開始理解軍事訓練如何作用于人的身體和精神,訓練出一名合格有素的軍人。在不被電子設備裹挾、早睡早起的規律性軍營生活中,周曉輝會抽出空隙時間來記錄,他的軍旅日記一共寫了7本,714篇,一天都沒落下。“寫日記的場景,在午休時,在拉練途中,在夜崗之后,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摸黑在被窩里寫日記的情景,借助樓道里的光翻到沒有字的那一頁,用左手測量頁面邊距,兩只手配合,試圖找準位置,以防寫得太歪。”這也就是 2015年9月周曉輝退役后出版的《我還青春一次遠征——一個大學生士兵的軍旅日記》的雛形,書一出版就受到很多年輕戰士的喜愛,也鼓舞了一批有志的年輕人。

(周曉輝出版的軍旅日記)

  (周曉輝出版的《我還青春一次遠征——一個大學生士兵的軍旅日記》)

  在“一號哨位”繼續站崗

  周曉輝總結自己這兩年的經歷:共站了500個小時夜崗,在雪地拉練300公里,打掃過400多次廁所,寫過幾十篇通訊文章,在抗洪前線戰斗20天,立過一次三等功,吃掉4000多個饅頭和若干碗米飯……這些數字的累積拼出了他軍旅生活的模樣,那是一段沒有被虛度的青春光陰。

  2013年11月25日是周曉輝離開軍營的日子。他回到了校園,像往常一樣學習生活,但又似乎和從前很不一樣了,“小心翼翼地邁著步子,生怕出錯了腳,生怕步子大了或者小了;如果有人與我并行,我會不自覺地套上他的步伐。”這些軍旅生活的烙印,在周曉輝的身上如影隨形,直到現在,他都認為自己從沒有真正意義上離開軍營。

(退伍照)

  同時另外一種改變也在悄然無聲的發生著。他對記者提到一個細節,“退伍從東北坐火車回來的時候,同學去接我,他們并沒有給我獻花擁抱,而是拍一張照片發朋友圈”。要知道當時的周曉輝連智能手機都沒摸過,更別提身邊人已經玩的順溜的微信了。學傳播出身的周曉輝第一時間敏銳地感覺到,這個世界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世界了,“當時他們送我去的時候大家說會寫信,還難過地哭呢”。周曉輝笑著對記者說,“PC端的傳播衰落了,現在已經迎來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

  雖然顯得“落后”,但周曉輝積極擁抱到來的變化。不久他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機,也安裝了微信,他發現了微信公眾平臺的價值所在。那時候與軍隊相關的微信公眾號寥寥無幾,除了一些官媒更新新聞信息,其他就是一些自媒體粗制濫造發一些流于煽情和毫無審美可言的文章,基于軍旅社群的高質量信息太少。這或許是個突破口,他想到了利用自己所學專業加上對軍營的深刻了解,通過新媒體平臺講述中國軍人和軍營故事。當時,“內容創業”一詞還沒有流行,他和一起當兵的同學桂從路創辦了“一號哨位”微信公眾號。

  之所以叫“一號哨位”,因為周曉輝在部隊站的第一班崗就在“一號哨位”,它是軍營的大門哨,無論進入軍營還是離開軍營都要經過,是軍營內外的連接點。“這個地方就具備一個傳達室的媒介功能。可能外面的人看不懂,但只要當過兵的人他一定能看懂這四個字什么意思,這四個字能喚起人們的集體記憶,能引起軍旅社群的共鳴。”周曉輝告訴記者。

  2014年8月公眾號注冊完成,經過一系列探索、策劃,開始有了一些爆款文章,《離開部隊前要做的20件事》《軍營的三行情書》《各軍兵種的朋友圈》等,在軍營內外都受到廣發關注和傳播。

  以夢為馬,繼續行進

  對于很多軍人和軍人家屬來說,“一號哨位”是一片家園,其中承載著太多的感情。如今,平臺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信息。有讀者結婚時給他寄喜糖,生孩子會發來照片,這些都是周曉輝和同伴們會欣慰的事情。

(2016年1月在黑龍江為武警某部基層連隊演講贈書)

  他還希望利用平臺為這個群體做些更實際的事,比如幫戰友解決生活中面臨的問題。公眾號聯合一些熱心粉絲發起為邊防軍人送暖足貼的活動,全國各地寄來的暖足貼,足有1噸重,在大雪封路之前,周曉輝將他們轉寄給了各地邊防戰友。有戰友因病需要稀缺的血型熊貓血,周曉輝在平臺發出求援住的消息后不久,便找到匹配的血型,戰友的病從而得到及時醫治。

  今年2月份,一位叫盧宏的先生在“一號哨位”后臺留言,希望幫助病重的父親尋找戰友,他們曾參加收復法卡山戰斗,九死一生。父親想在彌留之際見見四十年前一起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的戰友們,哪怕是聽聽聲音。一號哨位發布信息后,很快找到了當年的團長和連長,以及老人的班長、副班長,還有很多其他健在的戰友。圓了老人多年的心愿。目前老人也脫離了危險期。

  通過新媒體把普通人和軍人群體聯系起來,這些事對于周曉輝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連接。 “一號哨位”還積極行成媒體矩陣,做文創、線下活動,傳播軍旅文化。憑借著較好的品牌好感度,平臺在全國征兵工作、退役軍人政策宣講、退役軍人就業創業幫扶方面也起到了突出的作用。周曉輝目前正在著手一個項目,采訪100位優秀的退役軍人創業和就業者,寫下他們的故事匯集成書,以期能為更多的退役軍人創業就業提供借鑒。

(2016年9月,為某單位新媒體培訓授課)

  “遠征者,以夢為馬,用雙腳丈量時間,用雙手打磨棱角,不畏疾風驟雨,不畏平淡漫長,做遠方忠誠的兒子。”

  這是周曉輝對自己的期許,他做到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