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 顏寧正面回應社會質疑

2019-09-24 15:49   來源:歐洲網

  最近一段時間,《往事真相:施一公“諾獎得主郵件”與顏寧“餓死癌細胞”》這篇文章,在網上傳播甚廣,文中涉及到了我國著名高等學府、國家權威媒體、國際知名專家,社會影響很大,希望當事人能夠及時出面回應社會之關切以正視聽,尤其是在黨中央、國務院大力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之際。

  ——國平

  附:

  往事真相:施一公“諾獎得主郵件”與顏寧“餓死癌細胞”

  2015年08月24日,清華大學新聞:中科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施一公研究組在《科學》雜志同時在線發表了兩篇背靠背研究長文,分別報道了通過冷凍電鏡解析的酵母剪接體近原子分辨率的三維結構。一時間,這項研究被認為是諾貝爾獎級的成果,施一公也表示:“這項研究成果的意義很可能超過了我過去25年科研生涯中所有研究成果的總和”。

111.jpg

  同一天,中國日報英文版以Tsinghua biologists solve genetic puzzle(清華生物學家們揭開了基因謎底)為題予以報道,其中引用了一封諾貝爾獎得主菲利普·夏普博士寫給施一公的電郵——

  剪接體結構比核糖體結構更具有挑戰性,之前曾有三人獲得了諾貝爾獎,中國科學家利用最先進技術完全解決了這個染色體結構問題,這是中國生命科學一個里程碑式成就。施一公實驗室面臨著不可能的挑戰并在世界舞臺上取得了成功,這將鼓勵下一代進入這個領域,并瞄準這個領域最具挑戰性和最具影響力的項目。清華大學提供中國日報。(譯文)

  學者Zhiyan據此寫信向夏普博士求證。夏普回信說,施一公是在8月22日發來的郵件,下面是他本人關于施一公論文回復的確切陳述,從那以后他沒有再發表評論,也不會再發表評論——

  謝謝你(施一公)寄來的這兩份激動人心的論文副本。剪接體及其催化核心的結構模型非常具有啟發性,是RNA剪接研究的一個突破。考慮到構成剪接體的蛋白質和RNA的復雜性,我不確定我們是否能看到它的活躍狀態,但是,在這些論文中所體現出的獻身精神、創造性思維及目標我們彼此是相同的。祝賀你取得了了不起的進步! (譯文)

  我國著名學者顧秀林博士對此提出質疑:夏普博士發給施一公的郵件,完全不是中國日報上所說的內容;從文風或風格看,兩者也是大不相同。由清華大學提供給中國日報的所謂夏普博士給施一公的郵件,是偽造的。一個細節:夏普的答復特別說明,他收到施一公發給他的論文后于08月22日給的答復,那是北京時間08月23日。而相關報道是北京時間24日早09點半多發表的。(英文內容詳見顧秀林博文:真真假假——真的不能假,假的不能真)

  究竟哪個郵件是真的呢?施一公并沒有正面回復顧秀林教授。

  之前類似尷尬事情還曾發生在顏寧身上。2014年,顏寧的“餓死癌細胞”事件轟動海內外。當時,清華大學也舉行了新聞發布會,介紹了顏寧團隊在《自然》在線發表的論文: 在世界上首次解析了人源葡萄糖轉運蛋白GLUT1的晶體結構。之后,媒體紛紛以《餓死癌細胞或成可能》《清華團隊找到餓死癌細胞良方》等為標題,進行密集報道,一時間引起了公眾極大關注和熱烈討論。

444.jpg

  媒體很快從“餓死癌細胞”的歡呼雀躍中冷靜下來,《中國青年報》發表了“餓死癌細胞?那還只是個傳說 ”。顏寧,作為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副理事長、項目團隊總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洋洋灑灑說了50分鐘,出了事兒后卻將“鍋”瀟灑地砸給了媒體人:“餓死癌細胞這5個字可能是記者唯一能聽得懂的”。《人民日報》主筆那篇“餓死”癌細胞新聞報道的記者朋友忐忑不安——似乎覺得自己說錯了什么或做錯了什么。為此,《生物探索》網站干脆直接發問:“餓死”癌細胞:記者錯了,還是顏寧錯了?

  最后,搞得十分尷尬——媒體人一通“檢討”、清華大學出面“背書”、教育部副部長來校“站臺”、“圈子”內的學者不得不為顏寧“洗地”,但板子還是結結實實地打在了記者身上:“以此次報道為例,一些記者如果努力學習結構生物學基礎知識,在此基礎上求證于多方專家,就能有效避免‘餓死癌細胞’這樣極具噱頭的字眼和對社會公眾的誤導”。這是什么樣的來頭和擔當啊?最近,北美知名學者閻潤濤質疑顏寧這篇論文涉嫌剽竊他人成果,顏寧也應該正面回應一下,因為必竟花的是納稅人的錢。

  確實,諾貝爾獎獲得者郵件、“餓死癌細胞”的熱議逐漸冷卻,但我們的冷思考卻不能停止。“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科研人員要自律,若因自身學術不端、浮夸浮躁、投機取巧引發的后果要自負,相關媒體、涉事單位、政府官員、同行學者不該為其“背鍋”“背書”“站臺”“洗地”。

555.jpg

  2019年6月11日,中辦、國辦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意見》中旗幟鮮明地指出:要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其關鍵在于什么?用總書記的話說,就是知識分子首先要有“天下為公、擔當道義”的情懷。“如果嘴上說的是多拿項目多出成果,心里想的是升官發財、名利雙收,那么前行的道路只會越來越窄”,“要通過制度和不徇私情的鐵面執紀,讓濫竽充數、心術不正的學術騙子、販子們徹底喪失拉大旗作虎皮的機會和空間”。

  曾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的《少些虛名頭 多些真成果》一文,話已說的很透——

  特別是在舉國上下大力建設創新型國家的今天,有成就、有品德的科學家應該得到更多關注、更多尊重,也應該有更多“粉絲”、更多崇拜者、追隨者,這于國于民都是好事。然而,如果只重虛名頭,不重真成果,一味沉迷于投機鉆營、忽悠運作,當所謂的“知名科學家”,不僅會名不符實、貽笑大方,還會助長浮躁學風、敗壞學術風氣、擾亂學術環境、顛覆價值導向,其危害大矣!(權尚/文)

重庆时时彩计划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