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源 源于細胞丨“2019細胞修復學術論壇”蜂妮醫藥帶你走進前沿科學

2019-09-27 10:24   來源:歐洲網

  2019年8月25日,由上海蜂妮醫藥主辦、日贏集團承辦的“2019細胞修復學術論壇”在上海斯格威鉑爾曼大酒店隆重召開。

  日贏集團董事長李敏女士、日贏集團執行董事孫偉先生、蜂妮醫藥創始人兼執行董事萬鵬先生出席了論壇。

  本次活動華東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董毅先生,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崔立女士,華東師范大學晨暉學者、美國Sigma Xi會員楊有才先生等業內知名學者擔任現場嘉賓,與大家共同探討細胞對于保持年輕、緩解病痛和生命延續的重要意義。

主題演講:

  上海蜂妮醫藥創始人兼執行董事萬鵬先生做了一場關于細胞和活性多肽的主題演講。萬鵬先生表示,蜂妮醫藥對于活性多肽的研究,受到了諾貝爾獎評委會的啟發。諾貝爾獎評委會曾指出,“如果沒有肽,人的生命都是不存在的,人體出現的所有疾病和衰老問題都是體內的肽出問題了,如果科學進步到把人體中的肽都弄清楚了,并加以利用,那人類將沒有戰勝不了的疾病,沒有不能逆轉的衰老,每個人都能健康。”

  論壇中萬鵬先生匯報了兩項科研成果,分別是“活性多肽對細胞凋亡修復的科研成果”以及“活性多肽對降糖及糖尿病傷口愈合的科研成果”。

  細胞實驗從兩個角度研究驗證,一方面是對肝臟細胞損傷后驗證活性多肽對損傷細胞的修復效果驗證,試驗中效果大盡人意,在活性多肽高濃度組能將損傷細胞修復到80.83%的活率,并且修復效果隨濃度增加而加強。

  另一方面從凋亡的角度測試修復效果,我們看損傷的細胞只有26.2%了,再看活性多肽高濃度組加損傷組它修復到了64.4%,接近300%的一個修復率,并且從結果可以看出來濃度如果再次加高的話,它的正常細胞比例甚至可以達到100%,這意味著生命體可以活得更年輕、更健康、更長壽。

  糖尿病傷口徹底愈合(世界首例),空腹血糖水平維持在5-7mmol/L

  治療方案:食用活性多肽的第一個月降糖藥物及胰島素正常給藥,同時服用六味地黃丸,一月后血糖水平下降后,西藥及胰島素給藥量逐步遞減(減少西藥毒性)。

  總結:

  1、活性多肽可以有效降低血糖水平,但短期內不能停掉降糖藥物及胰島素。

  2、活性多肽能夠有效緩解由于過量或長期使用降糖藥物及胰島素造成的并發癥,能有效恢復臟器功能,有利于維持身體機能穩定。

  3、活性多肽無法完全代替降壓藥物或胰島素。

  4、在人體實踐中發現應先使用西藥降糖手段控制住病情繼續惡化,同時食用活性多肽,1月后逐步減少降糖藥物及胰島素劑量,可以進一步緩解由于西藥降糖手段造成的身體傷害,有利于恢復臟器功能,維持身體健康狀況穩定。

  5、同時食用六味地黃丸可以進一步緩解血糖上升,能夠更好的維持血糖穩定。

  萬鵬先生還表示:中國不會只有一個屠呦呦團隊,蜂妮醫藥會永遠踐行“推動行業進步,提高人類生命質量”的使命,做好伴娘的角色,完善、填補藥物領域。

  萬鵬先生還公布了蜂妮醫藥已經跟百年名校上海交通大學達成聯合研究就十幾種疾病以及病癥深度研究以及效果驗證。

  萬鵬先生還表示期待下次再向各位 向社會 向媒體 向世界呈現更多更前沿科研成果。

  活動中主辦方蜂妮醫藥和承辦方日贏集團借助論壇的機會簽署了收購正式協議,資本與科研的一次完美結合,雙方都秉承著為社會能做點什么的初心,將蜂妮醫藥使命“推動行業進步,提高人類生命質量”有力的往前推進一大步,由日贏集團董事長李敏女士和蜂妮醫藥創始人萬鵬先生完成簽約儀式。

  2019年9月18日,日贏控股(01741.HK)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既是里程碑,也是新起點。

活動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圓桌論壇”邀請到:

  1華東師范大學晨暉學者,蜂妮醫藥專家團專家,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密爾沃基分校,威斯康星醫學院碩士博士,認知神經學領域專家,主持過多項中美之間的各項項目的(楊有才教授)

  2華東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蜂妮醫藥專家團專家,復旦大學碩士博士,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博士后,曾參與國家多項部級以上項目,并且獲得過國家教育部,自然科學二等獎、復旦大學“上醫之星”等,多項獎項的(董毅教授)

  3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蜂妮醫藥專家團專家,實驗動物技術專家,英國倫敦大學皇家社會學院顧問,主要從事動物醫學模型免疫機制等,分子流行病學等學術研究近年來指導研究生30余名發表過45篇專項論文,主持完成國家級科研項目三項,上海及科研項目八項中國比較醫學雜志,中國實驗動物學會專家組專家,曾獲上海市級科技部科學進步獎項,主編國家職業技能專項培訓教材的(崔立教授)

  4上海蜂妮醫藥創始人兼執行董事,日贏集團合伙人,中國細胞生物學會永久會員,2019年度中國健康產業十大領軍人物(萬鵬萬總)

論壇圍繞四個話題展開討論:部分如下

  問:細胞修復對醫療及健康行業是未來的發展方向嗎?

  楊有才教授:

  細胞修復肯定是將來的方向,像我們呼吸道上皮細胞,這些細胞它們自己差不多一到兩天自己進行修復然后進行更新,但是像一些心肌細胞或者神經細胞它們的修復是非常非常難的,所以如果將來的藥物對這一塊能夠起到一些幫助的話,尤其像我們現在一些心衰我不知道臺下有沒有人,他們家里面如果有那種就是肺心病心衰這種你發現它比較難修復,那如果有一些藥物能夠促進這些心肌細胞,能夠保持它們是活力,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大的產業,所以我覺得作為醫藥公司來說他們也會花掉很多錢來研究這一塊去攻克,看有沒有什么藥物能夠促進這些非常難進行,再次進行分化或者說再更新這些細胞,怎么樣能恢復它們的活力我覺得這肯定是將來研究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

  問:活性多肽作為當下比較熱的主要原料用于各種藥品及健康產品各位老師怎么看?

  董毅教授:

  提到多肽我想說大家在剛剛接觸這個概念的時候都會有個疑問,多肽它是介于蛋白質和氨基酸之間的一級結構上比較短的一種結構,大家會想我們人的這個消化能力非常強,比如所有的蛋白質或者多肽到我們的消化道之后,會經過胰蛋白酶進行酶切,往往最后會變成氨基酸的狀態,這種類型的多肽或者是蛋白質往往只有一種,單純營養性的這種比如提供我們所需的20種必需的氨基酸,但是這里面有個概念就是活性,當一個多肽加上活性兩個字它就不一樣,為什么呢?目前研究發現腸道并不是完全把所有的多肽或者蛋白質都能夠分解成氨基酸狀態進行吸收,單純的營養學并不是這樣,某些多肽它可能和我們腸道上的某些受體有一定的相互作用,也就是說腸道能夠對某些特定的多肽進行完全吸收,不把它分解成氨基酸狀態直接把它吸收,吸收之后在我們體內某些器官或者細胞上有些靶點,而這種多肽能夠整體吸收并且在細胞上或者某些器官有靶作用點的這種肽,我們才能把它稱之為活性多肽,什么意思呢?除了營養性的這種普通多肽或者蛋白質 蛋白粉都能達到作用之外,還有一種目前甚至還不太清楚的一些機制,這就是崔教授未來要研究的方向,也是我們以后要想研究的方向,只有這一類肽才稱之為活性多肽,當然這類肽實際上非常非常多,甚至可以用無窮來代替就可以了,人工也可以合成各種肽,但是真正的活性多肽并不多,而且它潛在于我們的自然界中要我們去發掘它,并且要去研究它,研究之后比如發現它的一些機制,這樣子才能根據循證醫學有它的基礎,才能把它稱之為對我們人體健康有利的這種肽或者說是活性多肽,所以我感覺萬總剛才說的那個肽對我來說也是非常震驚的,為什么?剛才我感覺因為一般的肽我們尋找的都是一種單純的營養性作用,假如還有一種活性的對我們人體有靶器官的作用,這種才是真正有意義的,才是我們所要尋找的多肽。

  問:慢性疾病一直是我國乃至全球難以徹底治愈的難題,就目前的治療手段均以手術、西藥為主,雖能有效的控制突發情況,卻也能帶來巨大的傷害和后遺癥,針對這樣的情況各位老師有哪些建議和方法?

  崔立教授:

  我個人覺得慢性病之所以這么流行,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還跟我們的生活方式有關,所以先把藥的事情放一邊去的話,我覺得生活中的這個營養 運動 心情,還有我們的生活方式這肯定是非常重要的預防,或者康復的過程,那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已經生病了,那么西藥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對癥治療方面目前還沒有辦法能夠用完全的中藥來替代它,但是我們會發現大部分的西藥,特別對腫瘤有關的一些西藥都有一些腎毒性,肝腎毒性,神經毒性能夠造成細胞的氧化應激,這個不用去質疑,大量的文獻也證明它有效的同時如果長期食用或者量比較多的話,那么一定會造成另外的一些副作用,那么這個時候怎么辦,所以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怎么樣在它有效的同時再減少它的副作用,那我們自己在我們自己的學術領域中雖然沒有做多肽的復合研究,但是我們用一些粘菌素,比如說抗生素,它也會造成很多的細胞損傷炎性反應,這個過程中我們就用了中藥里面的提取物它能夠抗氧化的,會發現這個中藥的提取物跟這個西藥組合之后它的確有一個非常明顯的效果,一個叫減毒、一個叫增效,減毒就是我可以適量的減少西藥用量,同時減少西藥造成的一些副作用,那么增效就是原來用的那個劑量可以再減半,減1/3的情況下它會發揮我們原來那個結果,所以我覺得未來的一個方向就是不能偏頗,要平衡,生活要平衡,治療也要平衡,那怎么樣把西藥的有效發揮的更好,我覺得就四個字:叫減毒增效,目前關于肽的研究我們也是剛剛起步,能夠了解到的一些機理還比較少,但至少非常明確的一點就是肽類可以幫我們做一些氧化應激的修復,細胞修復這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只是到底具體更多的它針對的靶點到底在哪里,還有太多未知的事情還需要再做,謝謝!

  問:新藥研發通常耗時長、投入大、風險高,很多企業寧愿做仿制藥也不愿研發新藥,資本也是謹慎參與,各位老師怎么看?

  董毅教授:

  對開發研發更有效的藥物來說肯定是至關重要的,這一點是沒問題的,但是畢竟中國和美國的國情相差非常大,剛才聽了楊老師楊教授的那些數據之后我心里有點小震撼,這里面前期投入實在是太高,這對我們中國來說目前很多方面,還有所不成熟的地方,所以要像美國一樣這種大規模的投入,形成這種很規范的市場還是有點難度的,剛才受幾位老師的啟發我突然有個想法,就實際上藥物研發我們可以分兩種策略,比如第一種就是美國式的方法,這個就是投入成本非常高,當然最后經過10年20年之后可能我們獲得很多的好處,但是還有一種方法可能會更適合中國國情,就比如我們用逆向研發的方法,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我們很多很多中藥我們在觀察的過程中發現某些藥物或者某些多肽它在人的實驗過程中好像是有點效果,就我們自己發現有效果之后,我們再去以這個為中心比如以某種藥或者某種物質或多肽為中心,去反向去研究它去循證,找它究竟什么樣的機制,它怎么樣產生的,然后最終找到它機制之后再針對這個機制反向去開發一種純度更高療效更強的藥物,那么這種就是逆向研發方法,可能會大幅減少我們的研發費用,這是我隨便的一個想法,受到幾位老師的啟發。

重庆时时彩计划手机版下载